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ins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var id="vjrnx"></var></span></ins>
<var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
<ins id="vjrnx"></ins>
<cite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jrnx"><strike id="vjrnx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menuitem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
“十六字”方針遭受的挑戰_通海“自力更生”經驗失效

時間:2020-02-20  欄目:百科知識  

“十六字”方針遭受的挑戰_通海“自力更生”經驗失效_穿越震蕩構建和

通海地震后創造的生產增產奇跡,在1974年、1976年大地震后的恢復重建階段被樹立為學習的榜樣和典范。在1974年昭通地震恢復重建階段,一個省里的重要領導急切地指示,“要很快組織生產。……災區要比去年增產。團結公社向陽大隊支部書記匯報,他原來計劃七四年產量八十五萬三千斤,受災后只能拿七十萬斤時,周政委講:不行,你要想盡一切辦法,超過八十五萬斤……要有革命志氣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,爭取豐收,要向玉溪、建水、通海、峨山那樣,當年就增產”[40]。但是,由于國家和云南省的經濟下滑,1974年和1976年抗震救災的難度很大。

在1974年和1976年兩次大地震發生后,中央用于指導救災的“十六字”方針沒有變,云南省政府在指揮抗震救災過程中,沿用了1970年通海抗震救災策略和經驗,繼續大力宣傳中央慰問電,鼓勵自力更生,加強基層領導班子建設。昭通災區各級黨組織發動參加救災的部隊、慰問團、醫療隊、宣傳隊在各種會議上、在群眾家中、在社員勞動的田間宣傳中央慰問電,僅1974年云南印發的中央慰問電有120萬份,另外四川省又代印了40萬份,共計印刷了160萬份,做到災區人手一份慰問電。[41]地震當年花費在抗震救災上的宣傳行政費接近50萬元[42]。同時,政府還組織曾經受過1970年地震大災難的通海貧下中農來到昭通災區,現身說法,鼓勵災民。此外,各級黨組織、宣傳隊還開展了憶苦思甜的教育活動,大力表彰抗震救災的先進單位和個人,抓先進,樹典型。但是,這些經驗的推廣并沒有獲得預期效果,不僅如此,地震災區請求下撥的救災款數目一次比一次大,請求上級政府解決的問題越來越多。例如,1974年昭通災區就向省政府開出了一串串需要救濟的清單:要求解決糧食7635000斤;木材51859方;氮肥3000噸,磷肥5000噸;經費24675500元。云南省政府對昭通提出的這個經費數目很不滿意,省抗震救災領導小組經過討論后認為:昭通要進一步貫徹中央慰問電精神,還是要強調艱苦奮斗、自力更生,所需物資和經費應該首先由昭通地區自己解決,解決不了的才報到省里,省里確有困難再向中央要。然而,昭通地區在后來的電話匯報中提出需要資金上升到3386萬元,省政府對昭通的這種“依賴”思想很氣惱,省領導七林旺丹對此作了客觀的批評,他說,昭通所匯報情況是全面而細致的,也是切合實際的,但是昭通的思想是不對的,有依靠思想,昭通應該向大寨學習,戰勝困難。云南省政府最后決定給昭通的救災補助為1500萬元,其中包括已進入昭通災區的物資。云南省政府還向昭通強調了使用救災款的指導思想:要用好,少花錢,多辦事,用這個錢本身要反映體現自力更生為主的思想,二是錢主要用于生產發展和交通上,生活方面要艱苦奮斗,要生產自救。的確,與通海地震相比,昭通要得太多了,要救災款的聲音太大。[43](www.zymjr.cn)

1976年5月29日龍陵地震后,依靠自力更生、艱苦奮斗的革命精神進行抗震救災的積極性就更差了。震災區先提出要3000萬元救災款,后來同時受災的保山地區和德宏州向省里開出的救災款清單分別是1203.8萬元和1600萬元,合計2803.8萬元,這個數字僅包括補助1976年抗震救災款,恢復重建的款項不在其中。從數字看,這些款項遠遠超過通海地震時支付的2212萬元。在云南省政府向中央提交的《匯報提綱(送審稿)》中特別提到這個問題:“在一部分領導干部中還存在著兩眼向上、兩手向外的依賴思想。”[44]對于這種地方性的但屬于體制性的問題,省政府也找不到好的解決辦法,只能一邊繼續強調“十六字”方針,一邊苦口婆心地教育:“受了災,國家要支援,但怎么看待國家的支援,卻有兩種不同的認識:一種是把國家的支援看作是毛主席、黨中央對我們的親切關懷,是對我們的支援和鼓勵;另一種則認為,反正是災害造成的損失,國家要解決。如果是前一種認識,就會把國家的每一點支援都當作動力,推動自己的工作;如果是后一種認識,國家的支援再多,也會覺得不夠。這次龍陵地震,造成的損失是嚴重的。同我省上兩次地震比較,損失小于通海地震,大于昭通地震。既然受了災,中央又考慮到云南由于去年刮右傾翻案風[45],今年比較波動,工農業生產完成計劃不好,財政支大于收,困難較多,我們又是一個邊疆省份,所以決定給我們二千七百萬救災費,比通海、昭通兩次地震時給的補助都多得多,這是很大的照顧。省里的困難雖然大一點,也拿出了二百萬元。所以我們說,兩千九百萬的救災款不算少了,如果花得合理,是能辦很多事情的。我們應當大力宣傳毛主席、黨中央對災區人民的關心,把國家的支援變成發揚艱苦奮斗革命精神的強大動力。”[46]

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青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