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ins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var id="vjrnx"></var></span></ins>
<var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
<ins id="vjrnx"></ins>
<cite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jrnx"><strike id="vjrnx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menuitem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vjrnx"><video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vjrnx"><span id="vjrnx"><menuitem id="vjrnx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
尊文人育子弟施嚴教_小德張的故事

時間:2019-08-25  欄目:名人故事  

尊文人育子弟施嚴教_小德張的故事

由于祖父的傳統觀念極濃,封建保守意識根深蒂固,他立嗣僅局限在 “不孝有三,無后為大”的思維定式上,將我的父親緊緊地拴在自己的身旁,頂門立戶,外出隨伴,定期奔走于津京兩地收取房租股息、采買日常生活用品、接待親朋故舊等,在一畝三分地里轉悠。父親唯唯諾諾,祖父既不準他外出謀事,更沒有讓他上洋學堂,更提不上培養出國留學,經風雨見世面,去摔打一番。其實我父親有一個最大特點:他有著驚人的記憶力,凡是他耳聞目睹和經手之事,若干年后都能記憶猶新,陳述翔實,少有遺漏。

祖父自年少因貧窮受富家子弟奚落,血氣方剛。自凈其身后,在宮內以南府戲班為階梯,升至慈禧太后身旁,成為紅極一時的上層太監。慈禧太后的性格乖戾、唯我獨尊,她肆意杖刑太監等行徑,對祖父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。他以自己學戲成長是一鞭子一鞭子打出來的經驗,再施教于南府戲班,從好幾百人“打”出了許多唱戲人才和有出息的太監,所以當祖父退居津門做寓公時,經常以曾國藩家書中:“有子弟不求進取者,輒鞭撻以處之”和“疼加于身,動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”的詞句作為口頭禪來教育我們這些第二、三代。然而對于我的父親卻例外,因父親是過繼到祖父的名下,頂門立戶,延續香火的,所以從他年幼到病故,祖父沒有碰過他一根指頭。

祖父對才華橫溢的文化人既崇拜且尊敬,將他們待為上賓。他一生主要與兩位清末榜上有名的舉人過從甚密,視為張府的座上客。一位是曾任宣化知府的文學士李兆珍。光緒二十六年(1900年),八國聯軍打進北京城,兩宮西逃,李兆珍因迎駕有功,得到慈禧太后的賞識而被重用,隨即與祖父成為換帖好友。到了民國時李兆珍曾久居我家,他80歲時還能寫蠅頭小楷壽屏。他于1939年去世。另一位是戊戌末一科的山東舉人周興南,字召亭,民國韓復榘主魯時曾任教育廳督學,由馬福祥推薦到我家,特聘為西賓專館老師。周老師擅作八股文章,又是山東省著名的書法家,精書真草隸篆,曾寫過正楷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一部,供在我家中佛堂。祖父存有《三希堂法帖》一整套,周老師要求祖父允其臨帖仿《三希堂法帖》,三個月內收筆后裝訂成冊,幾乎可以以假亂真,足見周老師書法之功力。祖父熱愛古書古畫,幾乎每日與周老師研討。周老師很欽佩祖父的好學精神和見多識廣。我們年少時在周老師執教的專館中學習兩年,學做八股文章,習書法讀詩書,受益匪淺。

我父親的生母是黃氏,大祖父以后又娶一女范氏為側室(人稱新大太太),生子叫書元,是我父親的同父異母兄弟。1919年祖父、大祖父及他們的生母唐氏老太太,舉家住在英租界煙臺道一所小洋樓里(英國馬號),祖父請來專館老師教侄子書元。從此開始直到我們進入學齡,無論是習文練武,還是日常生活瑣事,祖父一方面嚴督侄子,另一方面又越過我父親直面孫子施以家教。每當專館老師放學,要求我們熟讀四書五經、練習寫毛筆字,祖父定時在晚飯后檢查我們的學習成績。背書要求滾瓜爛熟,吐字清楚,寫毛筆字必須工整、規范,講體講流派。誰要是不符合祖父的要求,就令趴在地上,以教徒弟方式用竹竿子打屁股。我的二叔書元時常挨打,聽到祖父咳嗽聲他都嚇得渾身哆嗦,屁滾尿流。一次我正在練習寫毛筆字,寫累了筆桿稍微歪斜,被祖父發現,就從后面打了我一個耳光,我還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只講一句話:“你寫字時,筆怎么斜了?”有一次祖父讓我的兄長背誦一句俗語:“人窮志短,馬瘦毛長耷拉鬃。”兄長在祖父的威嚴目光下,心里害怕,竟然錯背成:“人窮志短,馬瘦毛長……蹄子肥。”祖父大怒說:“你真笨,就這么一句話都記不住?”為此專館老師周召亭先生就向祖父不滿地提出:“既然請我教書,您就別插手,打在學生屁股上就是打在老師臉上,每天晚上您都打他們,是我教得不好怎么著?”祖父回答說:“我是恨鐵不成鋼,是幫助老師讓他們念好書。”周老師不服氣地說:“還是我教得不好,教得好學生還能挨打嗎?把孩子屁股都打傷了,第二天還怎么能坐著念書呢?”雙方話不投機,祖父仍舊我行我素,到了年底,周老師辭館返回山東原籍。(www.zymjr.cn)

1929年初,我與長兄被祖父送進入“洋學堂”——天津公學。該學校是英租界納稅人公會華董事創辦的六年制小學校,地址坐落在現和平區新華路新華體育場對過(今公安醫院),該校即今耀華中學的前身。招收對象多數是在英租界居住的大宅門子女或是官僚買辦的后代。在我們入學后不久,英租界內連續發生兩起大資本家子弟遭綁架事件,一是大買辦梁炎卿之子,一是大買辦祝宗齡之子。接著又傳來怡和斗店經理梁惠吾被綁架后被撕票的消息。惡性案件接二連三地發生,在天津市民中引起極大的恐慌,人人自危,這也使祖父忐忑不安,唯恐我們遭遇不測,于是斷然決定讓我們兄弟倆退學在家閉門讀書習字。至此,我們兄弟失去在“洋學堂”受新式教育和進一步深造的機會,命運也因此而改變。

回憶我在6歲時于重慶道初入私塾始,至11歲由“洋學堂”因故輟學到18歲成年,祖父為我們(女孩除外,因祖父重男輕女,他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,一律不準讀書)先后共聘請過五位漢文老師,第一位名叫郭茂亭(在重慶道),第二位名叫李滌芝(在重慶道),第三位叫周召亭(在鄭州道),第四位叫李建亭(在鄭州道),最后一位先生名叫楊賢林。楊是清朝秀才出身,在馮玉祥西北軍石友三、張化南部手下當過參謀。此人精通老八股、駢體文,又系靜海縣鄉黨,祖父非常器重他。我們兄弟在楊老師辛勤的輔導下,學到許多寶貴的古文學知識。1942年楊先生接教我的三弟,1945年日本降服后他告老還鄉。

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青爱网